登錄 | 注冊
當前位置:首頁>莆商頻道>莆商鄉愁

虎頭帽

2021-06-16 09:19 莆田網
 □余永東 文/圖

  花花碎布易裁成,

  似補難縫原是拼。

  細嗅兒時聞印象,

  虎頭小子待崢嶸。

  虎頭帽,在我的記憶里找不到戴著的時候的感覺,現在已成為家里的老物件。

  小時候沒拍過照片,雖然看不到自己戴虎頭帽的模樣,但是可以想象戴著它的時候的溫暖,應該像小時候依偎在母親懷里的感覺。

  虎頭帽,是母親縫的,手工縫制的,老舊的款式,捧在手里,一下子就感覺到有種親切感直抵心窩。由許多碎布組成,拼補的特別好看,是我小時候常見的布料?;ɑǖ乃椴?,碎布里還有花花,紅橙黃綠。

  母親曾說過當年剛嫁給父親,鄰里的婦人都自己縫制虎頭帽,就學著做了一頂,必定是有用的。我們家兄弟多,其實那時候每一家孩子都多,一頂可以由大到小的沿用下去,孩子會長大,但總有小的用得著,或者自己家的孩子長大了送給別人家也是可以的。鄉村里有一種吉祥的古法,戴著別人家孩子用過的帽子,就是會像別人家已長大的孩子一樣茁壯成長。

  挑選一些零碎的布料,依葫蘆畫瓢,照著別人家的款式、尺寸,利用夜晚或者下雨天不能干農活時縫的,總的工時不長,但時間跨度會長一些。母親當年的杰作,就是現在我看到的這頂虎頭帽。

  翻著虎頭帽,我數了一下前后拼接的地方,有八種布料,另外有兩條流蘇。紅,藍,綠,紫,基本都褪色了。是洗了又洗的痕跡,還好破損的不嚴重,只在前面的帽沿上,滾邊的藍色邊緣有些損壞,可以看到里層的也是藍色的,不過邊沿還很結實。

  虎頭帽的大小是一歲左右的孩子才能戴的。樣子小巧,結實,母親縫的雖然不是很精致,但是非常規矩,工整,一看便知道母親的用心程度。

  帽子左右對稱,包括形式和碎布的選用。多數是菱形的結構,菱形再分成兩塊拼接,就是三角形的了。一個菱形內有同顏色的和不同顏色的兩塊布組成,但是色調基本統一,例如底色都是紅的,但是花的圖案不一樣,感覺很協調。

  帽子所用的碎布總體上是藍底紅花,紅底白花,色彩冷暖搭配看著很不錯。我認得有一塊是紅花被的被單的碎布,圖案有牡丹花和雙飛燕子,在正面的虎耳朵下。耳朵上墜著兩條紅色的流蘇,還很完好,色澤也比較艷。后腦勺部是一大塊藍色的,除了中間對開的以外,有一邊是雙拼的,但都是同一種布料,沒有圖案。藍布上打著兩條帽帶,并排下垂,像兩條小辮子。帽子頂部中心有一顆布丁,紅底,粉花,綠葉,還很結實。我喜歡提著它,看了又看。

  我特別喜歡那兩條帽帶,小時候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也和現在一樣喜歡它。戴著的時候會不會把玩它?會不會捋在手上塞到嘴里?會不會在哭鬧時抓住它要把帽子拽下來?想著想著,竟然笑了,母親說是不是在想象小時候戴著的感覺!

  虎頭帽戴著的時候,我不知道是什么樣子的,但思維至少允許我想象一番,想象小時候的窘態。寒冷的冬天戴的時候有多溫暖,就是母親給予我們的溫暖,家的溫暖。

  家有四兄弟,兄長都戴過這頂虎頭帽。算年頭有五十多年了,至少與大哥同齡。從不再用到現在應該有四十多年。當年洗好了就放在母親的針線籃里。翻出來時褶皺很明顯,有一股淡淡的肥皂味和一點點霉味,畢竟藏了這么久了,沒有見陽光,所幸還十分完好。

  細看那一部分被洗的發白的地方,多在縫接處,線腳很整齊縝密,母親的女紅很不錯,孩子要輪流使用,一定要結實。村里人也曾夸她剪紙也剪得好,是我小時候就知道的事。

  那天看著虎頭帽,談到四兄弟都用過的老物件,我忽然想起了我的五弟,我常常想起的記憶里唯一的關于五弟的印象,他戴著虎頭帽,就是這一頂。

  五弟叫永西,大概一周歲左右就夭折了,那是爸媽心中的痛,當時我不敢提及,怕二老傷心。

  母親還珍藏著這頂帽子不知道是否與此有關,五弟是最后一個戴過這頂帽子的,留著也許是個念想吧,但這是我不能問及的問題,寧愿不知其因。如今一起看著帽子也挺開心的,不讓他們多想,激起我的回憶是沒有關系的。

  對于五弟,在我的印象里非常模糊。有一天中午,陽光很美好,我在屋后的坡上玩耍,奶奶喊我回家吃飯。我跑著穿過通廊,拐進廳堂口時,五弟坐在竹椅轎里高興的舉起雙手,戴著一頂虎頭帽,朝我樂呵呵的笑著,大概是要我抱抱他的意思,而我對他笑了一下就直接去吃飯了……

  最后一次有關他的消息應該是第二年的夏天。有一天黃昏,天幾乎都快黑了,父親回家拿著鋤頭和簸箕匆匆的去了家對面的山坡上,我站在庭前看著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直到很多年以后,母親說起五弟的事才明白,那個黃昏把五弟安放在對面的山坡上。

  五弟一直身體不好,氣管炎。家里貧窮,也沒有治療條件,一直拖著。夭折前病的很嚴重,爸媽帶他去沽山村看醫生,醫生說已無力回天,只是時間問題了,沒辦法。見天色已晚,準備在我姑姑家住一晚再回來,不料還沒開始吃晚飯,五弟的狀況就很糟糕,顧及我姑姑家有比較保守的長輩,沒吃飯就往家里趕路,五六公里的山路。在半路上就已斷氣了,所以在到家之前就匆匆埋了。

  那時候我年紀很小,印象里只有他們忙碌的場景,不知道他們的悲傷!至今,五弟戴著虎頭帽的情景,我還深深的記著。我欠他一個擁抱。

  母親說虎頭帽也沒想著要特意保存,只是舍不得丟掉,雖然有些老舊,放在針線籃里就這么多年了。帽子折疊著,上面壓著碎布,線圈,剪子,平時用到針線碎布時也有翻到它,應該會想起當年縫制它的情景和我們小時候戴著它的模樣。不知道母親會不會另有所思。

  拿著帽子,我看了又看,聞了聞。想尋找一些我們小時候戴過的感覺。輕輕的帽子,放在手掌上感覺很小。從帽帶上,帽檐上,兩個像虎耳的布耳朵,已無從獲得些什么。比如汗味,啼哭聲,小小的香夢!

  歲月如梭,時光暗淡了碎布片的顏色。母親說時間過得真快,曾孫子都已戴不下虎頭帽了,也沒戴過,現在條件好了,買些現成的、漂亮又時尚,冬季也沒像以前那么寒冷了。還說起小時候我戴著虎頭帽的一些往事,我在想小時候頑皮的我像不像一只小老虎呢!

  現在爸媽和兄長都住在新房子里了,關于我們小時候用過的物件已不多見了?;㈩^帽對我們來說是珍貴的東西,順便拍了一些圖片,以便平時當作記憶來翻閱。

  虎頭帽,像一家人感情的紐帶,談論著,回憶著往日的時光,也是一種幸福!

 
附件下載:
標簽:

相關閱讀:

用戶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網友評論:

免费av在线观看无打码